文化

中捷两国均拥有悠久文化传统,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深厚久远,两国的文化交流源远流长。  1952年,双方签署了《中捷两国政府文化合作协定》。1957年3月,双方在北京签署了第二个《中捷两国政府文化合作协定》,协定至今有效。该协定成为两国开展文化交流的框架文件,促进了两国的文化交流有计划地发展。几十年来,双方先后商签了十几个年度文化交流执行计划。 50年代,两国的文化关系密切,交往频繁。捷克维特·尼耶德利军队文工团、国家歌舞团、斯美塔那四重奏组等先后赴华演出,受到了中国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和中国人民的热烈欢迎。捷克著名文学作品《好兵帅克》被译成中文,帅克的名字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。捷克的电影艺术
同期在捷克上映的,还有一部影片,《我曾服侍过英国国王》(Obsluhoval jsem anglického krále),根据捷克著名作家博胡米尔·赫拉巴尔(Bohumil Hrabal...
同在电影界闻名的另一个捷克人,叫米洛什·福尔曼(Miloš Forman),和米兰·昆德拉一样,在苏军坦克禁锢捷克人心灵的时候,他那禁锢不住的创作欲跨过大洋。1975年凭借在美国期间拍摄的《飞越疯人院》获得五项奥斯卡大奖,1984年回到故乡布拉格拍摄的《莫扎特传》,再次赢得奥斯卡八个奖项。2007年正在上映的《戈雅之灵》(Goya’s Ghosts),让人们再次把他挂在嘴边。  
世界上唯一的戏剧舞台四年展在布拉格开创在布拉格发展,世界上唯一的国际木偶节在这里年复一年。捷克还出了一位欧洲的瓦特·迪士尼(Walt Disney),名字叫伊日·特勒恩卡(又译伊利·唐卡Jiri Trnka 1910-1969),长于拍摄结合诗意、写实,和创意的木偶动画片。可惜的是,如同布拉格这个先天美丽的丘陵城市,反而不能像毫不在乎地在一莽平川上创造磅礴,捷克波西米亚出身优越的才华,可以聚焦全世界的目光,却无力缔造另一个迪士尼王国。不过,波西米亚人并不因此而沮丧,他们凝神耐心地精雕细刻,让每块挑选出来的木头,从玩偶变成真正的精灵,挂满布拉格的大街小巷。
和穆哈一样,德勒提克尔(Frantisek Drtikol,1883—1969)也以美丽的女人为主题,他的裸体和肖像摄影作品为其赢得了世界级大师声誉。 国界锁不住文化,希特勒和苏东铁蹄使科学家、导演、作家被迫出走,还使一位摄影大师浪迹天涯,寇德卡(Josef Koudelca, 1938—)拍摄的吉普赛人令人们为真正的视觉艺术而感悟,大师的镜头不在于所有人都能看到的伟大,而在于所有人都可能忽略的平凡,而且摄入平凡的心灵深处。和寇德卡同期且齐名的摄影家大师,扬·索德克(Jan Saudek,1935—)则用更具象的人物展现出独特的世界。   
在捷克生活,有种淹没在艺术潮水中的感觉,而遥望百年,更令人向往那个时代的闪亮和辉煌。布拉格城堡附近的国家艺廊,收入了三幅著名的自画像,卢梭、毕加索,和高更的早晨。步行街附近的楼群中,还有一个极为平凡的门面,打着一条极为简单的条幅,“穆哈博物馆”(MUCHA MUSEUM)。一百年前,社会价值体系崩溃与再造的大背景下,各种艺术流派此起彼伏,竞相绽放,穆哈(Alphonse Mucha,又译缪舍,1860—1939)成为新艺术风格的象征人物。    
有人说,布拉格的音乐气氛,不亚于维也纳,也有人质疑,连维也纳都没有把莫扎特怎么样,布拉格却大街小巷叫卖《唐·乔旺尼》(Don Giovani)。是啊,谁让莫扎特的时代,捷克和奥地利曾经同是一个国家,哈布斯堡王朝的音乐家可以生于萨尔斯堡,可以住在维也纳,自然也可以把他的时光他的音乐奉献给他热爱布拉格——神圣罗马帝国的文化重镇。享誉世界的布拉格之春音乐节于1946年二战胜利首开,风雨兼程60载,自1952年起形成惯例,每年5月12日演奏《我的祖国》,缅怀曲作者捷克音乐之父斯梅塔纳(Bedrich Smetana,...